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游泳的鱼9006的博客

教书如做人,宁静而致远!

 
 
 

日志

 
 

拯救自己  

2014-01-13 23:42:01|  分类: 教育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几天,学校的热门话题是:“谁是孩子们最喜欢的老师?”某班班主任不服气地说:“全班39票,29票给了英语老师,我这个当班主任的只得了8票,好没面子。辛辛苦苦地为他们,最终还吃力不讨好,真是没意思。”想到这里,我不禁联想到了网上的一首打油诗:“教书是一场盛大的暗恋,你费尽心思去爱一群人,最后却只感动了自己。真是学生虐我千百遍,我待学生如初恋……”看来天下最可怜的职业莫过于当班主任了,随时都在“一厢情愿”,随刻都在“单相思”。有时候感觉挺好的,自己感动自己。
        一、渴望“拯救”孩子的教师首先需要被拯救
        为什么班主任都渴望能得到学生的喜欢,都渴望得到学生的拥护,但这个渴望为什么却变成了奢望?心理学家托马斯·哈里斯认为,人际模式可以分为四种:你行,我不行;我不行,你行;我不行,你也不行;我行,你也行。而前三种都不是健康的人际模式,“行”的一方相当于教师,“不行”的一方相当于学生。在“我行,你不行”的关系中,教师对学生不再是无条件的爱,而是操作与控制,或是以有条件的爱去控制,或是对学生丝毫不关系甚至冷漠刻薄。正是因为教师的自以为是,所以在班级中觉得自己有绝对的掌控感,越是掌控感强,这种控制的欲望就会越强烈。所以,在《该教育的是班集体》案例中,当学生小王在学校里犯了错误,班主任的情绪反应很强烈,她会认为是丢了集体的脸。班主任是绝对权威,在“我能掌控一切”的想法里,班主任用自己的权威逼迫小王给全班每一个孩子鞠躬道歉,漠视孩子的尊严和心灵的伤害。
        唯有“我行,你也行”才是健康的关系模式。在与学生相处的师生关系中,如果我们不顾自己的感觉,一味地围绕学生打转,这样必会丧失自我,永远都是学生的保姆;同样地道理,如果我们的眼中没有学生的真实存在,我们就不会真正地懂得尊重孩子,把错误当做孩子成长的机会;也不会懂得如何爱孩子,不可能与孩子建立良好的师生关系。所以,要回归良好的师生关系,作为教师我们首先应该“拯救”自己,学生是学生之前,首先是一个人。
        二、羞辱孩子只会错上加错
       《该教育的是班集体》案例中,班主任让班干部给小王的父亲写一封信,然后让小王班级里的每一位同学轮流逐一道歉。班主任看到了“效应”:“铁石心肠”的小王会如此悲痛不已。小王的悲痛不已是他发自内心认识到自己的错误而悔恨不已吗?班主任真的能够拯救小王吗?我看未必如此。案例中处理小王时,有这样一个镜头:班主任问谁来写信?一连问了三遍没人举手。原因是大家都见识过小王的爸爸,心里有恐惧感。同样的班主任也写了一句话:“我太了解小王,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要想让他说实话,得软磨硬泡半小时以上……”小王为什么拒绝说实话?说实话对小王又有什么好处?结合之前大家都不愿意给小王的父亲写信,可以推断出小王的父亲是个绝对厉害角色,且小王怕他的父亲。所以,小王才会接受班主任开出的条件,给班级里的孩子逐一道歉。
        事情的最后,小王痛哭流涕找清洁工承认错误。清洁工倍受感动反倒帮小王说清求饶。班主任颇有点沾沾自喜的味道,又解决了一件看似棘手麻烦事儿。著名的教育家简·尼尔森说:“我们究竟从哪里得到这么一个观念,认定若要让孩子做得更好,就得先要让他感觉更糟糕?”想想小王当着全班给每一个孩子轮流逐一道歉,有些男同学对小王挥一挥拳头,有些女同学看到小王可怜的样子同情而无奈地笑笑。被如此羞辱,当时的小王是什么样的感受?他还会对这个让他伤心和丢脸的班级有合作或奉献的意愿吗?这样的惩罚让小王收获了什么?为了避免类似的责难和羞辱,以后是自暴自弃还是想方设法地掩盖错误?或者为了不受到惩罚,而继续舍弃自我,讨好别人?惩罚和羞辱或暂时制止了不良行为,但是它让孩子感受到的羞辱和伤害,它不可能永久性根除小王所犯的“恶作剧”。
        有时候,孩子之所以会“恶作剧”,其实他也在寻找一种归属。最惹人讨厌的孩子,往往也是最需要爱的孩子。
        三、正面管教之头脑风暴
         前几天,在《中国教育报》上看到这样一句话:我们已经进入了信息技术时代,但我们的教育还停留工代。这句话给我很深的触动,最需要与时俱进、更新观念的教师,仍然还停留在过去传统保守的观念里,用过去的思想教今天的学生准备明天的生活。
        再看看,为什么在中国血汗工厂可以大量存在,传销可以达到无比疯狂且变态的地步,一些在其他文化中无法生存的企业,却可以在我们这里盛行。那是因为我们从小被灌输着,我们被集体的意志所决定,没有选择权和自由权。正如小王面临侵犯了所谓集体和全班五十二个人的利益,不得不被逼轮流道歉。心理学家武志红说:“我们作为一个集体,从来没有很好地反思过孝道与忠诚这些我们文化中诱导人成为傀儡的核心内容,以至于傀儡一样的人实在太多太多。”班主任教给了孩子什么?只不过是打着“集体”的旗号,而灌输着自己的意志。最重要的是孩子们学会了什么?在一个集体里,损害了班集体荣誉的就是集体的公敌,理应受到集体的谴责和批斗?一个班集体的管理机制越是严格,其教室冷暴力就会非常严重,于是这间冷冰冰的教室,没有了爱与珍惜。
         犯了错的小王应该受到惩罚,但是他要的不是因为犯错误而羞愧,而是在犯错误中得到成长的机会。人都不是完美的,作为教师,我们应该给孩子创造一种友善的环境——让孩子们看到犯错误的价值所在,从错误中学习,从错误中学会主动承担自己的责任。
         班会不是班主任说教的平台,也不是可控制孩子们的手段。班集体的讨论也可以从如何惩罚小王转移到如何帮助小王解决问题。班主任让大家畅所欲言,每个同学发表如何帮助小王的解决问题的建议,注意是尊重他人且可行的建议,而不是惩罚性的建议。然后让小王根据自己的意愿自主选择,并从中学会为自己的行为承担责任。
        教师,做什么都不重要,唯一要做的是通过自我觉察点亮自己心中的光。
        
  评论这张
 
阅读(187)| 评论(16)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