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游泳的鱼9006的博客

教书如做人,宁静而致远!

 
 
 

日志

 
 

心静就是天堂  

2013-03-14 18:09:02|  分类: 班级管理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

李金松低着头,咬紧嘴不说一句话。这个“犟拐拐”,只要不愿意开口,没人能拿他奈何。

我深吸了一口气,“好家伙,难道你都要拿这套来对付我吗?何时,我也变成了你的陌生人去了?”

闷了半天,他嘴里吐出了几个字:“没有说的”。我一听他开口了,急忙说道:“嘿,终于说话了。我可是对你老爸深表同情,爱莫能助。”李金松笑了,他说:“我随时说我爸,上梁不正下梁歪。”我说:“你厉害了,知道以其人之道,还其治人之身。要记住,他可是你老爸啊,你身上流着他血液的人。”李金松瘪瘪嘴,不语。

望着他那闷葫芦样,我忍不住逗起他来:“我有话直说,你是我的学生,你该好好学着啊。”这叫“上梁正下梁不歪。”这李金松闷着还好,话匣子打开了,什么都掏出来了,估计平时候是憋坏了,必要时还得疏导疏导他的“闷得慌”。

接近一米八的李金松,嘴里嘟囔着,委屈地说:“你还认为班级一片太平,好和谐的。其实根本就不和谐,大家看到你来了,倒是积极地很。你若不在,很多人喊都喊不动……”

(二)

上周荣升教育局副局长的老板,打电话叮嘱我好好准备周一的班主任讲座。电话里,我自言自语说道:“不知是谁啊?那么重要的教师颁奖大会也不参加。”老板说:“我恰恰有事去了。不然肯定要参加颁奖大会的。”我不知天高地厚地说道:“哦,那严校长安排工作是分内的事情,严局长安排工作我们恕难从命。”电话那头“嘿嘿”的笑了,电话这边,所有的中层都说:“赶明儿下午,开行政会的时候,我们大家都好好的洗刷洗刷他!”说实话,一年一度的教师颁奖大会,教育处辛辛苦苦地筹备着,历来都是简单不失庄重。可是,那天的教师颁奖大会像是遗失点什么……

也许就像新学期第一次行政会那样,教育局局长、书记全部来了。都来给我们的严局长“扎起”,再三叮嘱柳中的成绩不能垮,再三嘱托大家要齐心协力、团结一致把柳中建设好。用得着那么紧张的气氛吗?那天自作聪明的我,破天荒地没吃早饭赶去开会,从早上8:30分就熬到了中午13:30分。饿得饥肠辘辘的我,也不顾开会怎么的,抓起桌上周大姐给的饼干就狼吞虎咽起来。下午1400分开始,教学处工作例会……这是否就暗示了这学期的我注定开始浑天按日、手忙脚乱?

年轻的老师留不住,还没有开学就一下子走了三个。开学第一周,请完产假回来的小李,让三个教务员高兴终于来了援助,又因孩子生病马不停蹄地飞回了河南;开学第二周,小邢和小余同志也离家出走,扔出了两个班的数学和7个班的信息技术课,还有些杂物活;怎么这老大不在家的日子,大家都人心惶惶,拔腿就走人。最让我受不了的回家连属于自己清净的时间都没有,原本每晚挤出一小时看书的时间,都不时有人打电话。请假的、对检查评比结果质疑的,我的天,我可是第一次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什么叫做水深火热……

(三)

     教学处办公室里,我指着桌上的教师六认真检查表对李金松说:“有人在的地方就有不完美啊,不然我们怎么追求进步。你看,我们柳湖中学应该是聚集了全县最优秀的老师,仍然有这多人计划、总结是不合格,还有一部分只是合格,当然绝大多数老师是优秀的。”我看到李金松那张不敢置信的脸,接着对他说:“其实在每一个集体里,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和利益,只有当大家的想法和利益都走到一起了,这个集体才会空前强大起来。你们政治课上不是讲究民主吗,都说的是少数服从多数啊,没有说百分之百的绝对通过对不?你们对集体这份全心全意,我完全能懂。但是你不能以你这个标准去衡量和评价其他同学。我知道,大家都尊重我,但是每个人都有自己真正的想法和需要,可能平时在班上,有的同学做事不会那么主动和积极。但是在关键时刻,我相信大家都会全心全意的捍卫这个班集体。”

“在任何一个单位,集体也是这样。总有那么几个人是老油条,偷奸耍滑、不负责任,也有激情热血之士,还有一部分保持中立,他们能上能下。如果一个集体里当班干部的个个能独当一面,那无疑这是一个高效运转的集体,如果大家还能去团结中立人士,让集体团结的队伍越来越壮大,这个集体就是一个优秀的集体了。其实说实话,我讨厌干学校的中层工作,但我发现我已经把这种情绪在传染给你们时,我及时转变我自己的观点。因为,在一个集体里,总有一批人要任劳任怨;一个集体里,也总需要一些热心的人,把大家团结起来。虽然有时候我们有很多委屈和不满,牺牲了个人的利益来成全大家的利益。但正是因为自己付出的越多,才会对这个集体爱得越深沉,不是吗?其实,很多事情去经历了,去面对了,你终会发现,你成长了。能和你们师生两年,特别是遇到你们这些重感情的好孩子,沈老师觉得自己特别幸福。有时候就是这样,明明很辛苦、很繁琐,甚至会失望、灰心丧气,但偶尔被你们小小感动一次,之前的艰辛、委屈就会全部一扫而光。凡事都往好的地方想,幸运之神会一直眷顾你。”

办公室里、走廊上,我和李金松边走边讲,一直到教室。也只有在教室里,我才会有一种莫名的踏实;手机里学校工作的电话是让我厌烦的,也只有孩子们与我之间心与心的交流才让我莫名的轻松;教学处那间办公室不是我想要呆的地方,教室里那张办公桌才是我的自留地和安稳地。

(四)

一边是我和让我徒生烦恼的教学处工作,一边是孩子和給力八班那间教室。我就这样无形地把这两者给联系了起来。

老板高升了,留下的除了大家的松懈之外,自然少不了热门话题——谁会是我们的下一任校长。众说纷纭中,都认为再也找不到这么追求完美、严格认真的校长了。老板曾有句座右铭,如今成为了我们学校的坐标:“我们虽然达不到完美,但我们必须追求完美。”我们中层之间喜欢相互打趣,称老板的谈话为“领福利”。虽然我还没有领教过传说中老板骂人的“铺天盖地”,但是时刻做好准备的我,见到他准会保持一定距离。

其实最让我无语的还是他的凡事亲临必问。记得上次参加“主任论坛”比赛,一大早李主任就给我打电话说:“老板叫我等着他一起去会赛场。”就这样“涉世未深”的我在车上就一直接受他的谆谆教诲:“今天,柳湖中学就全靠你了。你只能拿一等奖……”现在我回想起来,当时站在台上“胆小如鼠”的我,紧张得手抖得厉害,除了自身的心里紧张,也有这个极度关注的原因吧。

对凡事都必须追求精益求精的老板,自然是威力十足。相比之下,随便来哪一个新校长,之前的适应期里,肯定会早就老师这里或者那里的埋怨和不满意。作为一个班主任,凡事都亲力亲为,但因为工作加重,顾及不到班级的时候,就会遭致科任教师的埋怨。今天说xx不听话,明天说xx又没有交作业。其实,科任教师的工作需要班主任大力支持,但科任教师的课堂都需要靠班主任去一一打理时,这个班主任是否也当得太失败了?人干工作,最难拿捏的还是对工作的界定,哪些是自己该做的,哪些是不该做的?有些时候,打着热心的旗号做好事,说不定就办成了坏事。

其实最让我失落的不是工作有多繁琐,而是很多工作不知道该从哪里下手?很多时候,铺天盖地的工作让人完全不知所措。就像一个七岁的孩子和一个一岁的孩子跑步一样,七岁的孩子完全不需要操心,但一岁的孩子不仅是不会跑的问题,而是连走路都需要人担心的事实。昨天有几个年轻老师和我聊天谈个人规划时,我还信口开河说:“教师,要学会规划自己的教师生涯。第一个五年要提高自己的专业能力,第二个五年学会管理能力……”可笑的是我惊然发现,我就是那个手忙脚乱的人。

只是自己都还不是最惨的人,我忽然想起那群让自己放任自生自灭的孩子,通常我总是游说孩子热血沸腾,但在具体的班级管理工作中,我坚持跟踪了多少,我关注了多久,我扶手教会了孩子们什么?孩子在班级管理中处理同学与同学之间的关系时,我又引导了什么?一边是对班干部的扶手到放手,一边是给班级管理培植良好的环境。然而这些需要靠耐心和细心去点点滴滴坚持的事情,今天自己的感同深受便有了切肤之痛。也难怪王枰不愿意,李金松不想,还有更多的人都是看在沈老师操劳操累的份上……

上帝从未抱怨过他自己的子民,但愚昧的子民却在不停地埋怨生活的琐碎与不公……

  评论这张
 
阅读(126)|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