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游泳的鱼9006的博客

教书如做人,宁静而致远!

 
 
 

日志

 
 

【引用】一切都没那么简单!  

2012-05-18 11:51:0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一蓑烟雨《一切都没那么简单!》

      

 文\邵颖华

 

一切都没那么简单! - 一蓑烟雨 - 一蓑烟雨

 

       

 

 

       我想和你说会儿话……很难吗?

    今天读一篇文章,其中这句话一下子把我问住了。茫茫人海中,“我想和你说会儿话”,这要求好像并不高,可我却明白,一切都没那么简单。很多时候,你想和谁说会儿话,这太难太难了。 

 

       记得《艺术人生》有一次访谈,朱军问一直单身的演员王志文:40了怎么还不结婚?王志文说:没遇到合适的,朱军问“你到底想找个什么样的女孩?”王志文想了想,很认真地说:“就想找个能随时随地聊天的。”

       “这还不容易?”朱军笑。

       “不容易。”王志文说,“比如你半夜里想到什么了,你叫她,她就会说:几点了?多困啊,明天再说吧。你立刻就没有兴趣了。有些话,有些时候,对有些人,你想一想,就不想说了。找到一个你想跟她说,能跟她说的人,不容易。”

       是的,我常常体会到这句话里那种深深的难以言说的滋味,找一个能随时随地和你聊天的人真的很难。

       或许你人缘不错,与你认识的人很多,和你关系不错的人也很多,但即使是你朝夕相处的家人,甚或是亲密无间的爱人,你也未必见得想什么时候说就能和他说,想说什么就说什么,什么时候都不必担心失礼,不必自责,不必畏惧被冷淡和被斥责。

      茫茫人海,阡陌红尘,通讯录上的名字几十上百,熟悉的容颜更是成百上千,有时候,打开手机,一个一个名字的翻过去,又有几个人能让你安心和坦然,可以去打扰,可以去随时随地地畅所欲言?

      有些时候,我们宁可在心里一千遍一万遍的对自己诉说,也不愿跟身边的人透露一丝半语,一些苦恼和烦闷,一些心情和境遇,别人不曾身临其境,自然不能感同身受,理解的也许能说些中肯宽慰的言语,敷衍的人就只说几句套话,会让你立刻后悔坦露了心迹。

       白天我们将自己重重地包裹在铠甲之下,将真实的自己深深地隐匿起来,再亲密的人也会有顾忌,再相知的人也会有猜度。我们就象那一群浑身长满了刺的豪猪,为了御寒,挤在一起,为了自保,维持距离。想找个什么时候都可以说话的人,是难的。想找个什么时候都说真话的人,更难。

       偶尔我们心中也会有汩汩的清泉流出,我们毫无做作的流露出真诚和热情,在眼与眼中交流,在心与心中温热,但很快地会连我们自己也笑起自己的幼稚,心和心,远远的总是隔着那么一段距离,甚至于永远走不到同一条轨迹。

       我们已经越来越不会真实,越来越找不到真实,越来越不敢表达真实。我们的心,我们的,那颗曾经透明如琉璃的,最真实的心,如今,还能到哪里去找寻呢?

       另一个是电视连续剧《康熙王朝》里的康熙。后宫粉黛三千,他最爱的人是容妃。他到容妃那里,最爱说的话就是:“朕想和你说说话。”然后,把一些国事家事倾诉一番。到后来,他不得已废了容妃,每每郁闷时,总要走到容妃宫前。但是,人去宫空,贵为千古大帝,连一个说话的人也没有。

    这两个“成功人士”,对爱人的要求同样简单——能够说说话而已。细细想来,也就如此:你干的事情再伟大,再轰轰烈烈,你也是一个人,一个有七情六欲的平凡人,也希望有一个贴心贴肺、知冷知热、能深刻理解你的思想与情感的人在身边,跟你交流、沟通。这样,你就不至于孤单、寂寞。

       我曾经看过这样一段话:“找一个你爱与之聊天的人结婚,当你年龄大了以后,就会发现喜欢聊天是一个人最大的优点。”当时,我还以为这是小女人情怀。现在看来,不仅是女人,男人也有这样的要求啊。

      那就找个你爱与她(他)聊天的人结婚吧。世界太大、太复杂,变化太快,拉住一个时时刻刻、随时随地能与之聊天的人的手,你就拥有了连康熙都没有的幸福。

 

       读完,内心沉沉的。翻开自己的手机通讯录,谁是那个可以和自己随意交谈的人?有时候纵有万语千言,可是只能对着一串枯燥的数字发呆。自己首先不相信自己了:自己是不是唐突?别人是不是正忙着?会不会影响人家的情绪?哪怕是对自己的亲人都没有了那种畅所欲言的勇气。

    王志文好像已经结婚了,他找到那个随时可以说话的人了吗?我不知道。曾经很喜欢王志文演的《过把瘾》,那是十几年前的事了。在北方那个长着月季花长着樱桃树长着向日葵的小院子里,和一个能和我一起说说话的人一起看的。

        爱情是什么,没人能说得清楚。这也是《过把瘾》要表现的。但我知道相爱的两人一定是无话不谈的,无论悲无论喜,都想第一个告诉对方。不知不觉间就形成了一种习惯,一种依赖,甚至觉得是相依为命的;把自己的一颗心交给了对方,即使对方不在自己身边,有事没事也会在心里念叨起来,身处寂寥却感觉不到寂寞的困扰,身处黑夜却感觉不到黑暗的恐惧。明知路漫漫其修远兮,却仍心存感激,感激有人与自己一同走过,感激有人与自己一同分享阳光,分担风雨……

       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忽然发现,自己好像没有什么变化,但是想说的话却越来越少,不是没有话了,而是话都堵在了心头,堰塞湖一般悬着。害怕自己一张口,就会给这个世界带来灭顶之灾。当自己想说的时候却发现四周一片静寂:所有人都用繁忙、庸常包裹着。这种无言的抗拒,使自己艰于呼吸。

    跟自己很好的蜜友,曾经形影不离,但是分开后却音信全无。少时的朋友好不容易在茫茫人海中找回了,也许二三十年不见,当真的相见却发现早没了当初的情意,不知道说什么好,遂又复归沉寂。引为知己的,以为可以天长地久,甚至期许来生,以为可以无话不谈,以为无尽的牵挂可以给对方以温暖,可是岁月的尖锐,还是会刺痛敏感的心。 自己的倾诉对他人也许早已成了一种聒噪,沉默只是对你最后的那点尊重。     

       有人说,生活在我们面前就像一个巨大的漏斗。是的,那些人、那些事、那些话,就像漏掉的沙,越积越多,但是最终留给自己的却越来越少。少不更事时,心无芥蒂,说起话来无所顾忌,海阔天空,无聊的话题也聊得津津有味。但是,随着年龄的增大,阅历的丰富,我们会慢慢地发现,能听你说话、愿意和你说话的人越来越少,有时候“我想和你说会儿话”居然都成了一种奢望。在你孤寂的时候能够听你倾诉的,不会超过两个人,更多的时候,可能一个也没有。

       人活着都是有苦衷的。这样的苦衷并非今日的人们才有,也不是我们这些凡人才有。无论友情还是爱情,一切都没那么简单!

    像老李杜惺惺相惜、心心相印者,这世界能有几人与?“思君若汶水,浩荡寄南征。” “冠盖满京华,斯人独憔悴。” 范老夫子那一声浩叹“微斯人吾谁与归”,我相信还在中国很多文人的心中回荡。就连鲁迅先生在遇到瞿秋白的时候也只得感慨“人生得一知己足矣,斯世当以同怀视之”; 就连那波伏娃一辈子与萨特既互相挣脱,又互相吸引……

       我想和你说会儿话……很难吗?

       很难,真的,一切都没有那么简单!     

          

   

 

 

 

  评论这张
 
阅读(16)|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