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游泳的鱼9006的博客

教书如做人,宁静而致远!

 
 
 

日志

 
 

改变学生从 改变自己开始 4月6日  

2012-04-07 11:35:3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中午的大课间,远远的我看到大家不是很专心,男生女生都有讲话、小打小闹的。看到我之后,稍稍收敛了一点点。那时,我的心里不是滋味。到底是学生的正常表现,还是有我在和我不在根本就是两样。我心里不高兴,也没发作,等到回教室再说这事吧。

        下午第七节课,我到班上上课。由于刚上完体育课,所以学生们都是满身大汗。整间教室里充满了浮躁的味道。我皱了皱眉头,走上了讲台。原本自己打算等到上完课才讲上午课间操的事情。可是,见到教室里有几个学生精神不好,趴着快睡熟了。于是,我冷冷地发话:“别去运动完回来,就趴在桌上想睡觉。你们想睡,那你们就干脆休息会儿,等下课我再来补上课。”听到我的威胁,学生克制着自己打起了精神。看到大家勉为其难的样子,再想到昨天了解到无心向学的人占到班上三分之一多,我心里那股火噼里啪啦的爆发了出来。。。

       望着学生,恨他们如此的“恨铁不成钢”。可是,这究竟是学生的问题,还是我自身的问题。难道这就是“爱之深恨之切”吗?难道认真的教师注定不能平平淡淡,非得要经历这种风风雨雨吗?再回头看看我的孩子,因为我笑,所以他们很快乐,心情很放松;但我脸一旦阴晴不定时,他们会像担惊受怕的兔子,把自己缩回自己的保护壳里。我也不愿意也不想这样,可是对现实工作的认同度却让我一次又一次的庸人自扰。

       看看今天的课堂,我冷冷的提问,下面的孩子像院里的修道士那样寂静无声。我今天心里不高兴,也就冷这场,直到有学生起来回答打破僵局。如果是以前,高兴的时候,我会哄着孩子,采用各种方式去刺激他们起来回答问题;若是很生气的时候,我也会大发雷霆,逼他们“自发上梁山”。同样的境遇,因为自己心情不一样,采取的方式方法是完全不同。倘若自己无法控制和改变自己,三天两次,旧戏重演,为什么就不允许学生三天两次,旧病重犯。倘若自己无法改变和控制自己,要把情绪和心情带到自己的工作中,为什么不能冷静的学会认识和分析自己。

        我和孩子,教育的主体虽然是孩子,但是因为我的主导,如何教育引导孩子,仍然取决于我。可见,与学生相处中,虽有不愉快,虽然自己很难受,那也是因为自己的主观原因而造成。虽然自己口口声声说着爱着学生,爱着工作。但是这样的爱未尝不是一种“软暴力”,这样的爱未尝不是一种“枷锁”。孩子们累,我也累。

        每每出现状况,会去分析查找学生的原因,也反省自己的意气用事。可是,却没有发现,这所有问题的背后取决于我自己对自己的不信任,自己干教育工作的底气不足。我甚至不认识我自己究竟是谁?我该怎么做?都说教育是教师用心灵去感应学生的心灵,师生之间心心相印。可是师都是如此不相信自己,怎么能走进学生?师都自己学不会爱上自己,又如何真心对待爱护自己的学生?

        再一次回到自己不愿意面对的从前,因为小时候药物中毒导致听力受损。饱受周围的讥笑,自己无法直面接受耳聋这一事实。所以,我逃避现实,规避问题。这虽然不是我的错,但是我的“自我保护”却让我与现实,与大家格格不入。也是在去年,我才打开心结,坦然面对。我发现,改变自己的看法,直面现实也不错。至少我不在介意自己耳聋这一事实。

       也许,在教学这条路上,我还有很多的痛苦和挣扎。倘若自己学不会有改变自己的勇气,我将永远迈不出自己,停步不前。那我也注定只是一名庸师!

 

 

 

 

      

      

  评论这张
 
阅读(27)|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